忍者ブログ

DyingKanaria

企劃物堆積處。 空曠的鳥籠與死去的花園。

NEW ENTRY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  • 12/18/12:06

Sense.02

日常(週期性)(2)


「我在尋找的不是這種答案。」



獵奇殺人事件。
與普通刑事案件相比、手段殘忍,頻率也低,而曝光率卻不低。
就像是爲了讓人發現一樣。
一旦發生就會引起騷動,即使對信息流通進行管制也無法完全扼殺其存在。

但是,情報並不會完整的流出。
人們能得到的只有破碎不完整的情報。
和搗亂分子們放出的虛假情報。
再加上他人的猜測與聯想所形成的不確定情報,編制出滿是漏洞的、名為「事件全貌」的網。

***

鹿薄餅:吶,前一陣關西也有類似的新聞吧?
淺蔥色:沒有聽說過。
蛇大岐八:我倒是有在學校聽說過,是有大學生被襲擊,被分屍在學校附近對吧?
鹿薄餅 to 蛇大岐八:對對,就是那個><好可怕啊~
無羽雀 to 蛇大岐八:詳細希望(′・ω・`)+
湯豆腐 to 蛇大岐八:詳細希望(′・ω・`)+,我就住在關西也沒聽說過呀

給家裡通過電話後,輝夜整理好房間,給垃圾分類完,無事可幹的他用手機登入了上一次的聊天室。正巧所有人都在,短暫的閒聊後,有人提到了和獵奇殺人事件相關的事,所有人的注意力似乎集中起來了。

然而,那是則讓他感到好笑、又熟悉又陌生的新聞。

蛇大岐八:聽說是晚上回學校拿東西的學生被殺害,身體不見了只剩腦袋。第二天一早第一個到校的學生看到了腦袋受到精神創傷,暫時沒法上課而休學了。
鹿薄餅 to 蛇大岐八:就是這個!糟糕想一想就覺得超不妙,第一個發現的人真是倒楣><
淺蔥色:剛才搜了一下類似新聞,文字方面的消息雖然幾乎沒有,但是有勸導學生晚上不要亂跑的推,還有疑似沒來得及清理完的現場照。
淺蔥色:好像是手機搶拍的,不太清晰。
蛇大岐八 to 淺蔥色:! 完全忘了可以在網上搜索一下相關新聞了。
湯豆腐 to 淺蔥色:現場照!
鹿薄餅 to 淺蔥色:現場照(o゚▽゚)o!

從淺蔥色發來的網址看,所謂現場照,不過是沾有血跡的墻與地面罷了。

無羽雀:分屍殺人案的話,這個出血量會不會太少了(*´・ω・`)?
湯豆腐 to 無羽雀:如果考慮現場只遺留頭部這句話是真的話,軀幹沒在現場處理而是立刻帶走,頸部動脈破壞後這點出血應該算是正常的吧?

其實那是因為用衣服來止血、襯衫都染紅了……當時真是好險啊。
「被害者」雖然感到哭笑不得,卻也不打算戳破真相。

淺蔥色:但是現場沒有拖拽的血跡也沒有足印,身體到底是怎樣消失的?周邊那麼乾淨不管怎麼說都不合理啊。
鹿薄餅:被怪物、像八歧大蛇吞食生祭那樣一口吃掉怎樣?
淺蔥色 to 鹿薄餅:你還真是喜歡「怪物說」呢……
蛇大岐八 to 鹿薄餅:那麼喜歡聯想到怪物的話,小心哪天真的被怪物帶走哦。
鹿薄餅:欸——豆腐救我><~

用手機在網頁和聊天室切換非常不便利。
輝夜稍微翻了一下關於「現場照」的評論,有各式各樣的發言,理性的、感性的、異想天開的、唯恐天下不亂的。其中也有人……大概是同校的吧,把真實情況寫了出來,但意外的沒人相信。
至於問事件發生具體地點的,也沒什麼人回覆。爲了保護學校的聲譽、不讓學生被打擾、或者其他什麽原因……總會有無法公開的情報。
不過,其中還是有一點小小的問題存在。

鹿薄餅:雀君好像總是在發呆?
無羽雀 to 鹿薄餅:啊、抱歉(´>人<`)這邊在用手機來回切換畫面,不太好聊天……
湯豆腐 to 無羽雀:へぇ~不用電腦嗎?還是沒有電腦?
無羽雀 to 湯豆腐:一個人出來念書感覺用不到,便攜機也留在家裡給家人用了(′・ω・`)a
蛇大岐八 to 無羽雀:既然不是不擅長電器,卻不帶電腦的學生可不多了。

因為並沒有太多興趣使用電腦……思考片刻,輝夜刪除輸入框中的文字,改為「現在覺得有些不方便了呢/(_—_)\」

無羽雀:只是要臨時買的話生活費就很頭疼了,最近在想要不要去打工(¯﹃¯)
湯豆腐 to 無羽雀:去打工吧!總比一直拿著手機玩好多了。
湯豆腐 to 鹿薄餅:節目的時間到了喲。
鹿薄餅:哇九點了!
鹿薄餅:我先下了哦~
湯豆腐:我也是,大家晚安。

兩人相繼下線後,剩下的人繼續討論起殺人案的事。

蛇大岐八:總覺得和獵奇殺人沒關係。
淺蔥色:也許是搜索的關鍵字不對,把搜索結果誤導向了相似而熱門的消息上了。
淺蔥色:我試試把遇害和死亡之類的詞去掉再搜索
蛇大岐八 to 淺蔥色:擴大搜索範圍?結果會更模糊啊
無羽雀:(。-`ω-)俗話說傳聞只能信一半呢。
蛇大岐八 to 無羽雀:…………
淺蔥色:確實,範圍太大反而什麽都蒐不到。
淺蔥色:不過靠照片應該能找到具體位置,本地人的情報會比網上拼湊出的傳聞更可信。
淺蔥色:評論留言裡似乎就有知情人,只是不知道誰真誰假。
淺蔥色:越接近末端,虛假情報反而多起來,連圖片的真實性都大減,有了科技真是麻煩啊。
蛇大岐八:也可以從最早的發言時間來查找線索,我也來幫忙吧。
無羽雀:幫不上忙/(_—_)\……我覺得圖片是真的,只是文字方面有問題
淺蔥色:或許圖片是真的,但如果和獵奇殺人無關,也是一種「假情報」啊

即使確實發生,但因為找不到關聯,所以可以視為「沒有那樣發生過」。
即使觸摸到,但因為無法感覺到事物的屬性,所以無法辨認其存在本質。
所以誰都沒法理解。

無羽雀:殘念/(_—_)\我也先行離開、想早點睡明天查打工資訊。
蛇大岐八 to 無羽雀:辛苦了,晚安
淺蔥色 to 無羽雀:晚安。
淺蔥色:對了,照片你有看過了吧?
無羽雀:嗯,不過不是我要找的那個(。-`ω-)+大家晚安/*
淺蔥色:?

青年合上手機。
沒有共同語言也好,線索極少也罷。
他正尋找的不是這個種回答,也不是「那一個生物」。
PR
URL
FONT COLOR
COMMENT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PASS

TRACK BACK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