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DyingKanaria

企劃物堆積處。 空曠的鳥籠與死去的花園。

NEW ENTRY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  • 09/21/08:30

Sense.01

日常(週期性)(1)



「您有一則 電話留言 現在 為您播送:

『小輝,是媽媽哦。
身體好些了嗎?有去找老師和醫生談過了吧,休學的事情都申請好了?
媽媽支持你休息一段時間,但是真的不回來住嗎?雖然說沒看到犯人的臉,但是留在那裡的話也有可能被再次找上吧……警察們之後有再和你說過什麽嗎?
千萬不要勉強自己,爸爸媽媽和小菊理都很擔心你,下下週的連休她或許會去找你,到時候再詳細說明吧。生活費夠用嗎?不夠的話會寄給你,吶、真的、不回來住嗎?
……不過,小輝有自己的想法,我們不會太過干涉你,因為你已經是大人了呢。
記得要保持聯繫,有事情的話一定要告訴我們。
啊、平時的失認治療也不要停哦。媽媽現在還有事,下次再聯繫你,掰掰。』

留言時間為 今日 十七時 四十一分」

***

他的生活並沒有大的變化。——就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過、一切如舊。
這讓人安心但又難以放心。是該感歎「啊啊、還好好地保留著常識」、或是擔憂「這麼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痛」呢?但若非親身經歷過相同的事故,誰也沒有資格指責他吧。

現在時間是晚上六點多,剛剛出門去便利店買了食材便錯過了這通電話。雖然帶著手機,但父母下意識還是會撥座機的號碼。
金髮青年想要回覆家人自己的現狀無需擔心,但一時無法組織語言,也只能苦笑著放下話筒。
稍晚一點、再打回去吧。要好好告訴他們、自己已經適應了現在的生活。

剛開始休學的前幾天,還會習慣性的早起。
儘管明白不用趕上學的公車了,身體卻記住了這個時間。
但是數天之後睡眠時間一點一點的延長了。
畢竟上課與假期有著明顯不同,身體也會鬆懈下來。

然而多出來一個習慣,是會下意識去摸留下疤痕的脖子。

第一次是確認還活著的事實。腦袋——沒掉呢。
然後、是因為會痛。沒癒合的皮膚拒絕任何動作。
接著,結痂期間會發癢。這個時候開始懷念疼痛。
現在傷口好了,但是試圖觸摸的動作卻無法停止。

這雙手不明白「傷」為何物,即使是真實存在的、發生過變化的、留下痕跡的事物,也無法確認它的性質和形狀。
徒勞地想要找到那個無法理解的事物。
……畢竟、那至少是存在的事物啊。

將速食的鍋燒烏冬面加熱作為晚餐解決,收拾分類完垃圾後,名為輝夜的青年打開手機,更新了郵箱的收信狀態。
『四封新郵件 已接受』
幾次按鍵後,郵件的標題便跳到了畫面上。兩封垃圾郵件,一封廣告郵件,最後一封是……自己正在等待、想要看到的那封郵件。
然而點開內容才發現請求的照片以壓縮文件為格式作為附件發送,這個格式是手機無法查看的。說起來決定一個人住的時候沒有弄一台電腦作為在家時的消遣,現在反而有點失算。附近雖然有網咖,但總是跑去那邊上網也並不方便打開這類讓人不愉快的頁面,也怕錯過家裡的電話……若是被人以網咖難民看待也實在有失體統。

「看來今晚還得出去一下呢……」
畢竟實在是太在意照片上是否能找出自己想要的線索了。一點點也好,至少能夠確定自己的遭遇不是人為的噩夢。
穿好鞋,確認鑰匙與錢包後,他回望自己的住所。
誰也不在的空蕩蕩的屋子。

啊、說起來忘了回電話……
青年邊想,邊咚、的,將門關上。

***

『發信人:青蔥拉麵』

輝夜在網咖挑選了比較偏僻的位置,打開了自己的郵箱并選中想要閱讀的郵件。發信人的名字雖然與聊天室中看到的不太一樣,但仍然很好認。只是、沒想到又是食物為名。
附件不大,幾乎是瞬間就下載完畢,打開壓縮文件後裏面有七張圖片文件。
從縮圖上看,前六張有著明顯不妙的畫面,而最後一張像則是網頁什麽的。
「看來是當時評論的截圖。」
點開圖片粗略瀏覽了一下,幾乎都是各類因受到畫面驚嚇而產生的哀嚎發言,然而在這之中也夾雜了其他發言。有猜測的評論也有哀悼的留言,也有自稱熟人的出面講解當時的情況。

『腦袋不見了呀><!』
『這是人為的話該有多大仇啊……』
『警方有發佈過這起案子的相關消息嗎?哪裡可以看?』
……

對文字敘述的內容有了一定瞭解後,金髮青年停頓了下操作,接著點開了前六張的「事後現場照片」。

現場的掙扎痕跡幾乎沒有(就像是無法反抗一樣)
四肢與軀幹分離散落在地(切口平整如同被利器割開)
從斷面流出的乾涸發黑(人的身體能流出那麼多血啊)
整具屍體唯獨缺少了頭部(臨死前的表情是恐懼還是悲傷?)

再一次、輝夜下意識地摸著不會發痛的傷痕。
雖然情況不太一樣,但是被摘走腦袋的屍體仍然讓他聯想起自己遇到的事。
「單從這方面也沒法認定『兇手』的目標是頭部……」
而且肢體斷面的特寫……先不提肉的部份,連骨頭看起來都沒有二次損傷——真是清晰到讓人反胃的照片啊。
「獸牙能咬出這樣的效果嗎?或者說『兇手們』類型不同……?」
若說「發生在各地的事件」是同一情況,「造成慘狀的罪魁禍首」卻不是同一人(物)而是同一組織(物種)的話,即使有差異性也可以理解。
所以即使同在日本,也未必就是遇到同一個「兇手」。

還不夠接近自己想知道的事情。
這樣想著,手機突然響了起來,來電顯示為「菊理」,是相當黏著他的親妹妹。無奈,他起身離開電腦桌,找了沒人的角落接通通訊。

『真是的!都不回覆媽媽的電話,笨蛋哥哥!』
「抱歉,本來想晚一點再打電話回去的……」
『休學期間不是嗎!怎麼還一天到晚往外跑?身體不會又壞掉嗎?』
「會進醫院只是失血過多而已……」

從手機中傳來妹妹一口一個「笨蛋哥哥」的罵聲,混雜了擔心與焦急。雖然性格過於直爽,但是菊理是好孩子,輝夜也相當喜歡這個妹妹,所以只是靜靜聽著對方的長篇抱怨和詢問。

『對了,下下週學校會補假,我想去你那邊玩。』
「這裡沒什麼好玩的哦?」
『哥哥家附近不是有家有名的湯豆腐店嗎?我想去吃!對了,週末我都會去給國中的學生當家教打工,有存一筆收入了哦。所以讓我請哥哥吃飯吧。』
居然有在打工……「菊理真厲害呢。」
『嗯~哼!哥哥就早點把屋子整理出給我住的角落等著吃白飯吧。』
「欸?要住我那邊嗎?」
『當然啦。啊,要讓爸爸媽媽和你講話嗎?』
他拿開手機看了眼時間,再過一會兒網路的費用就會增加……先回去吧,反正目的達成了。
「我回去再打給你們,等下和媽媽說讓你住外面的旅館比較好。那麼、掛了哦。」
『欸——?!笨蛋哥哥!……』

無視菊理最後的喊聲,他偷笑著結束通話,將網頁註銷關掉清除瀏覽記錄,刪掉下載完成的文件後,在前臺付了費用準備回家。
果然還是希望在家裡就能用電腦啊,不管怎麼說都方便很多。只要功能簡便的便攜機就好。然而生活費雖然有多但也不夠一次高價花費啊,即使是一個人住的開銷也有點……
「……打工、嗎。」

外面的天空已經暗了下來,夜晚降臨了。

不值得期待,也不覺得可怕。
……傷口、也已經不會痛了。
PR
URL
FONT COLOR
COMMENT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PASS

TRACK BACK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